路途

过往

其实这是一个be的故事但是写不下去了而且严重ooc

把玩着手上的打火机,小白悠悠的吐出一口白烟,手机放在一边的栏杆上,还未来得及关闭的页面上停留着几颗红色的爱心和几句肉麻的情话。



"小白,快点进去,今天你生日寿星一个人在外面抽烟算什么。"从包厢走出来的丁飞从背后揽住了他的肩膀,扑鼻而来的酒气让小白夹着烟的手顿了顿。丁飞的毛糙糙的脑袋不受控制的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更别说那走一步抖两下的样子一看就是喝的不能再大了。



"飞总,你喝多了,要不要我帮你叫飞嫂过来"看着丁飞随时都可以来一段freestyle的样子,小白把手上的香烟按灭在一边的烟灰缸里。私底下小白的话不多,可对于开熟人玩笑却是一下就正中红心,丁飞一听要把家里那位请过来立马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放荡不羁的头一下子就停下了摇摆。



"你可别,白老大我错了,你自己看着什么时候进去吧,我还得再去大战三百回合"丁飞一看这碴惹不起,收回手挠了挠头就准备重新回去包厢,走回去之前却还是小心眼的冲小白的后背来了一掌降龙十八掌。



又再外面站了一会,小白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银色的戒指,朴素的戒指的内壁刻着一排精致的字母pg one。小白至今还可以清楚的记得当初pg把戒指交到他手上的场景。



刺眼的是太阳,刚从火锅店里出来的他和pg同样都是一身的汗,那时候的pg还有一个小他两岁的女朋友而他和pg也不过是炮友关系,队里的人大多知道一点,可就算知道又能怎样。



在每次pg替他清洗完后他总会拿这件事调侃,不是一天两个的猛男就是其他一些不知道是出于嫉妒还是揶揄的话,pg也是好脾气话耳朵听着却也不烦不吵,等小白说累了再抱着他一起睡觉。



站在树荫下避暑,pg突然拿出一个小盒子是他没想到的,但那天正好是他生日过去不久,所以小白也没太过于惊讶,只是开玩笑说道"万总你这个大忙人竟然记得小民的生日真是感激不尽"



接过盒子,小白正打算拆开的手被pg握住了。他说,回去再看。pg有点粗糙的手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汗,覆盖在小白的手上给了他一种不一样的感觉。或许是太阳太大了,不然怎么都晕头了,扯了下头上的帽子,小白挡住了自己突然有点发热的脸,点了点头。



洗完澡后的小白拿起了被他放在桌子上的盒子,盒子是小白最爱的深蓝色,设计可以算得上是巧妙,盒子旁有两个突出的小螺旋,一起往外面扯,盒子便从中间打开了。盒子里的红色的天鹅绒的手帕中间托着一个银色的戒指。



对于小白来说戒指是比较特别的存在,情人、女朋友,小白可以送手链可以送耳环。但是在他心中只有未来唯一的伴侣才可以送戒指。他也不止一次的在红花会的成员面前提过这个他唯一的情节,所以这次pg到底是什么意思,小白搞不懂。



重新把盒子合上,小白从床头柜了摸出了一包烟。就在小白正在找打火机的时候,手机一声收到信息的鸟叫声让小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小白不用看也知道这条信息是谁发的毕竟在他的手机里除了爸妈设了一个特殊提示音还有就是pg了。



放弃了寻找打火机的小白抱着刚刚又响了一次的手机躺到了床上。




刚进红花会的时候人生地不熟,几个大老爷们在不喝酒的情况下面对面都憋不出几句话,更别说pg还有点认生。所以在当时pg光荣的被小白评为见面最尬人士。两人见面打招呼不是"what’s up,man"就是"hey,boy"然后hey完了就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一开始小白还强行说一些吃完早饭了吗?的屁话,后来也就不勉强打完招呼招招手就走了。



亲近起来的契机是在某一次表演之后,本来走的本来就散的几个人被一群出来占领地盘的广场舞大妈给冲开了。等小白回过神来,身边也就只剩下一个在大妈的推搡下屹立不动的pg了。好巧不巧两个人都没带手机,都是大男人,小白带着pg就去旁边一个看起来很三无的小摊。



几杯啤酒下肚,作为一个尽职的三杯倒,小白把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和pg倾述了一遍,虽然不知道pg怎么想,但是小白讲的却还是挺开心的,就是可怜pg最后得把睡得昏天地暗的小白抗回去。



从那之后小白和pg的关系就像快进入夏天的气温直线上升,不论是吃饭还是出去逛街都是一起的再加上品味差不多,买回来的衣服大多是同款不同色的情侣款。就连弹壳有时候也会取笑说这是要拜把成为亲兄弟的节奏啊,pg一般不承认也不否认,这种时候在一边听着的小白就会凑过来疯狂的点头。



小白自认为那段时间是他从入伍到进入红花会最开心的一段时间,直到pg带了一个女孩来参加红花会内部的庆功宴,看着丁飞他们把pg围起来打趣,小白说不出来心里什么滋味只能拿起一边的啤酒狂灌。



不自在的感觉随着pg频繁的外出,越来越明显。



"小白,晚上去喝酒吗?pg一起"丁飞说,小白低着头点了一下,这已经是第三天,他没见到pg的。pg不是不来红花会,见不到的原因好像就是那么明显,pg在避着他。



小白也像小姑娘一样给pg发过信息询问,回复却好像石沉大海迟迟没有收到。小白也想过最坏的打算不过是他藏在床底的一叠pg的照片被发现,但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因为照片被他用一个小箱子锁着,放在床下的最角落,就像他对pg的心思,永远见不得光,如果pg的女朋友没有出现的话。



在小白故意作为下一起出去喝酒,pg被他灌醉,被他带回饭店,因为他想要和pg好好谈一谈,免得以后连朋友也做不得。被pg当作女朋友按到床上亲吻是小白没想到的,但即使小白没醉,小白也不会拒绝pg,就这样吧,这是他被pg脱掉上衣时唯一的想法。



pg对他好是整个红花会有目共睹的,可就算这样他也从没有对小白说过要和那个女的分手的话。小白也不想逼他,毕竟第三者是他这件事他还是明白的。



pg突然给他戒指让他很意外,毕竟pg在这之前一段时间频繁外出。



小白以为他快要腻了,就连如果pg放弃这段关系时,自己该说什么维持他们之间的朋友关系的话小白都已经准备好了。



礼物看了吗?看着pg屏幕上发了的消息,小白打了很多询问的话却又慢慢删掉了,最后只发了一个单薄的嗯过去,小白害怕自己想多了,毕竟他和pg的感情如履薄冰是他现在最看重的东西,他绝不允许因为自己几句自作多情的话断掉。



"喜欢吗?"


"喜欢"


"女朋友我已经分手了,只剩下你了,所以你愿意和我一起走最后这段剩下的路吗?"看着屏幕上这条明显超过了平时pg说话字数的信息,里面包含的意思是小白不敢想的,小白开始编辑短信,手指停顿了很久,最终还是只有一个嗯。



嗯, 因为喜欢你,所以不敢轻易开口表白;因为喜欢你,所以不择手段待在你的身边;因为喜欢你,所以原地踏步等你。



最后,幸好你来了。